<tbody id='ihai6q3x'></tbody>

    <small id='up5dq6lz'></small><noframes id='yyjypwa4'>

    

    故事

    [中篇故事] 老秦翻案

    日期:2020-10-16 13:09浏览次数:

    1。工钱被扣 杨辉跟杜丽结婚多年,也在省城奋斗了多年,现在终于拥有了一套属于他们自己的房子。房子是二手的,装修看上去有八成新,本着少花钱多办事的原则,杨辉到劳务市场找来了三个农民工,打算对房子稍作一番修整。三个农民工中,年龄最大的已经六十出头了,姓秦,杨辉喊他老秦,其余两个都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,一个叫大山,一个叫小江。 三个人干了将近半个月。这天,大山跟小江正在安装最后一道防盗窗,老秦把一张纸递向在一旁监工的杜丽,说:“安完这道防盗窗就算完工了,这是这些天来我们干的工程量,我都算好了,你看看把工钱给结了吧。” 杜丽接过纸条,微蹙着柳眉看了半天,口气中略带不满:“才干了这么点活,就要六千六,你们要的是不是有点多呀?” 老秦打工多年,对这样的雇主早就习以为常,他赔着笑说:“都是按我们之前约定的算的,一分一毫也错不了,不信你好好看看。”杜丽哪有心思一条条去看,她从包里掏出一沓钱,数出六千块递给老秦,说:“我这个人不喜欢磨叽,这样吧,给你们六千得了。” 老秦没有接钱,而是连连摆手道:“不行不行!我们爷仨起早贪黑的,也就赚个辛苦钱,你怎么能扣这么多……”没等老秦说完,杜丽不耐烦地说:“总不能你说多少就多少吧?啥都别说了,就这个数!”说完,她硬把钱塞进老秦的手里,转身进了房间,关上了房门。 大山跟小江人在干活,注意力却一直在这边,刚的一切,都被他俩看在眼里。两个人凑过来,大山气呼呼地问老秦:“叔,这女的也太不讲理了,我们怎么办?”小江脾气暴躁,二话不说就要上前擂门。老秦见状,吓得赶紧一把拉住小江,好言劝道:“干我们这行的,被雇主扣钱是常事,再说了,我们三个大男人,跟一个女的纠缠也没意思,就这样吧!” 大山和小江之前合伙盗卖过一辆汽车,因此双双获刑,不久前刚刑满释放。老秦跟他俩是一个村的,他看两人出狱后游手好闲的,就把他俩带出来找点正经事做,因此就怕他俩再惹出什么是非来,那自己的责任可就大了。就这样,老秦强拉硬拽,把大山和小江拖走了。 当晚杨辉回家,杜丽把她克扣老秦六百块钱的事说了。杨辉听了眉头一皱,埋怨道:“农民工都不容易,你怎么能扣人家这么多?”说实话,老秦他们一走,杜丽也有些后悔了,但她还是嘴硬道:“他们不容易,我们就容易了?讨价还价不很正常吗?凭什么他们要多少,就给多少?”其实杨辉知道,妻子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,怪只怪这次买房几乎花光了家底。 第二天傍晚,杜丽买菜回来,远远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她家门口徘徊,仔细一看,竟然是老秦。杜丽吓了一跳,以为老秦是来讨要那六百块钱的,谁知老秦看到杜丽后,只是尴尬地笑了笑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杜丽见老秦手里拿着一部破旧的智能,顿时明白了,老秦是来蹭网的,因为前几天,老秦曾向她要过她家的Wi-Fi密码。杜丽没说什么,急急忙忙进了屋,第一件事就是改了Wi-Fi密码,这才算解了气。 两天后,夫妻俩外出聚会,回家时,已是晚上十点多了。快到家门口时,两人猛地发现自家的窗户底下,隐隐约约有个人影在摆弄着什么。杨辉瞪大眼睛一看,当即大吃一惊,确实是有个人拿着扳手,鬼鬼祟祟地在他家防盗窗上做手脚。 杨辉低声吩咐杜丽赶快报警,自己则瞅准时机冲了上去,一把将那个人摁倒在地。杨辉人高马大,身强力壮,那人身材瘦弱,被杨辉死死地压在身下,动弹不得。“别,别!是我……”被控制的人一开口鬼故事阅读,杨辉忍不住叫出声来:“老秦!”这时警察也来了,老秦跟杨辉夫妇,都被带进了派出所。 进了派出所,杜丽依然惊魂未定,她既后怕又后悔故事,要不是自己克扣了老秦六百块钱,相信他也不会铤而走险、想要入室盗窃的。录完口供,一名警察告诉杨辉夫妇可以回家了,具体案情要等审讯完老秦才能清楚。临走前,杨辉犹豫再三,还是掏出六百块钱递给那名警察,说:“如果可以的话,请把这六百块钱转交给老秦。” 警察见状,十分吃惊鬼故事阅读,受害人给犯罪嫌疑人送钱,他还是第一次遇上。杨辉只好红着脸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,警察听后斜了杜丽一眼,说:“我说呢,那老人看上去老实巴交的,要不是你们惹急了他鬼故事阅读,我看他也干不出这样的事来吧!钱,我是不会代你们转交的,你们之间的事,还是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吧。”警察的话中明显带有嘲讽的意味,杜丽听了,顿时觉得无地自容。 审讯室内,老秦耷拉着脑袋,萎靡不振地坐在椅子上。他的对面坐着两名警察,年轻警察做笔录,中年警察是所长,负责审问。所长目光犀利,厉声问道:“这么晚了,你拿着扳手卸人家防盗窗上的螺丝干什么?”“我……”老秦欲言又止。 所长继续问道:“刚刚报案人说,她曾克扣过你六百块钱的工钱,你是不是因此怀恨在心,才想到入室盗窃的?”“没有!我……”老秦还是欲言又止。 所长又说:“即使她克扣了你的工钱,那也只能算是经济纠纷,不能成为你违法犯罪的理由!” 审讯持续了一个多小时,老秦最终也没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。到这个时候,事实似乎已经很清楚了,所长经开会研究决定,对老秦做出行政拘留三日的处罚,理由是入室盗窃未
    红色故事有哪些 鬼故事阅读 山鸡的故事 诚信小故事
      <tbody id='g62bm4pi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yrpjgmer'></small><noframes id='7fn6lemc'>

      <tbody id='6465cpxc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rjx7gy4h'></small><noframes id='3ettlzni'>